立即下载
免费小说追书
一款可以看免费小说的软件
返回

队长刁蛮妻:老婆说了算

第1章爱情就是盐

“一,二,三,四。”

诺大的军营里到处都是嘹亮的口号声,还有摔跤打靶的声音!

政委和大队长在军营里看着这窝年轻的娃娃们,一张脸上都是欣慰。

“三中队来一个,三中队来一个!”诺大的训练场上全是兵崽子们的喊叫声,简直可以说是喊声震天了。

大队长过去笑呵呵的开口:“你们三中队要说厉害还是枪法,打架啥的都不经看了。”

楚玺擦拭着手里的枪支,没啥表情的看了大队长一眼。这个曾经自己的目标,现在自己的偶像。擦完枪支他从高台上跳了下来,一脸的痞笑:“大队,咱比个呗!”

大队长一巴掌打在他脑门上:“臭小子。”这小子的枪法早在自己之上了,还比什么!

政委看着直笑,整个军营也就楚玺敢这么和大队长说话:“楚玺,这次是有一件事交给你们三队。”他用了事这个字,因为这件事真心不是什么任务。

所有人来了精神,有任务眼睛都亮了有木有!急脾气的柱子摸着脸上的汗开口:“政委,啥事你倒是说啊,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就被楚玺踩了一脚,楚玺防备的看着政委,这语气不对啊。又看了看大队长,拉了话多的柱子就走人:“大队,我们很忙,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别找我们。”

柱子拉住楚玺,依次看了看老狗,秀才,药鬼,雷达之后,还没有开口说出话就被药鬼和雷达架走了,但是拦不住他的声音啊:“队长,俺们不是闲的长毛了吗?”

“A大军训!”大队长淡定的给出了四个字,在心里数着一二三……

“什么时间?”这四还没数出来呢,人就回来了!

大队长奸笑,和老子比,你还嫩啊!接过政委递过来文件:“后天到达A大,有个军训前的讲话。”

楚玺接过调令看了一遍,确定是给他们的,但是还有些好奇:“这军训不一直起正规军的任务,什么时候我们特种部队也接手这活了?”

说到这个大队长就来气:“还不是那个死老乔,说我们和他们学校是兄弟单位,就不打扰别人了!”

楚玺看着手里的调令,笑的不明深意。

药鬼本名孙思渺,出身中药世家。压着本名雷霆的雷达肩上,笑的那叫一个猥琐无比:“据我估计,咱队长这闷骚的笑容下面冷肯定有一个即将倒霉的女人。”

“找削!”楚玺心情很好的不和他一般见识,他现在要想的是怎么去见那个傻不楞登的小女人。

吕轻候,因和《武林外传》中的吕秀才重名而起了秀才这个代号。他笑的比药鬼还要猥琐:“看咱队长这样分明就是思春了嘛?”

柱子争着俩迷茫的大眼憨憨的看着大家:“秀才,啥叫思春啊?”

几人对视,看谁跑的快!柱子的问题最好不要回答,谁能做到对着那双我很无辜,我很单纯的眼睛解释的出来什么叫思春!

柱子不解的看着大家都跑了,只剩下一个老狗还在。

老狗本名叫宋言,就因为他第一出任务的时候顺带的救了一条老狗出来,代号便由此而来。

柱子看着老狗憨笑着:“还是你对俺最好,他们都不告诉俺!”

老狗那个泪奔阿,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哥脚麻你们倒是拉哥一把啊,哥不要对着这根柱子啊啊啊……

莫离抬头看着大太阳,不就一个军训吗?用的着把她们这些老师教导员也弄来吗?谁没见过当兵的啊,她家还住着一个呢,真是的。

文倩没忍住还是撑起了太阳伞,被晒黑多不值啊。很姐妹意气的给莫离打上:“这学校搞什么,咱们来这里上学的时候也没见咱导员跟着搁着和个二百五似的站着啊,怎么到了我们翻身做主了,又给我们来这套啊。”

莫离比较感兴趣的是她的伞,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一个宿舍也没见她带过伞,哪次不是蹭自己的伞啊,这次居然带伞了,不简单啊!又向着伞下面躲了一下:“你这都成半仙了,咋知道要带伞的。”

“姐谁啊,我就记得我们大一军训那年,老巫婆在我们军训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打着那小伞从我们前面过去。姐当时就想,等姐几年,姐也这么做。”

莫离踢她一脚:“小声点,老巫婆在那边呢。”她们导员可是她们这辈子都记得住的人物啊,恐怖不说,还无耻啊!

老巫婆其实年纪不大,也就比她们大上七八岁的样子,但是她们这一级没有一个喜欢她的,娇柔做作。

正说着,一辆军用越野车直接开进了操场,站在车外面的老狗和秀才率先跳了下来。那动作帅气无比,惹得在操场中央的队伍里传来一阵尖叫!

莫离淘了掏自己耳朵,看着自己所带的几个班级的学生,碰了碰文倩:“倩子,咱俩老了吗?我觉的咱们那时候没这么疯狂啊!”

文倩看着最后从车里出来的男人,咽了下口水,刷的一下就把手里的伞整个放到了莫离手里!

“你不热了?”莫离好奇的接了过来,刚刚拿稳伞就被拿走了。她抬头,向后退了一下,妈啊,妖孽!

楚玺拿过那把伞,面去表情的合上转身上去。

“好帅!”

帅个毛线,莫离直接掐住文倩的脖子:“你要死啊,这么害我!”

文倩打开她手示意她看台上某个看着她的男人:“我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啊,懂不懂!”如果是自己打伞,肯定会被这个冷面男教训的体无完肤,换上莫离就不同了,那冷面男肯定不会教训莫离的。

面无表情的和校长以及其他领导人握手,之后将伞放到了桌上。声音不大,但也足够整个操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我今天奉命来为你们军训就不会把你们都当作学生或者老师,在训练场上,我不希望在看到任何遮阳或者避雨的东西,刚刚那位老师我希望你一会可以过来一下!”

接下来他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听进去,丢死个人了,死倩子就会害她。

上午的军训大会一直到中午才结束,她才不会傻的自己去拿伞呢。拖着站了一上午的小腿回到住处,一开门就是饭香,她有气无力的做到沙发上:“小楚子,给哀家来杯清水饶你不死!”

楚玺右手拿着锅铲敲在她脑门上,左手上却端着一杯盐水:“还好意思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矫情了。”

“你才矫情,你全家都矫情!”莫离直接炸毛了,跪在沙发上对着他一阵大火。这人不知道什么叫贱人就是矫情吗?

“呵,这火气不小啊。”将水递给她,拍了拍她脑袋以示安抚,接着进去炒菜。

莫离重新坐下,惬意的喝着手里的盐水,还没忘记吩咐厨房里的人:“小楚子,哀家要吃糖醋里脊,红烧鱼,东坡肉和水晶肘子。”

楚玺看着琉璃台上出锅的几个菜,分别是红烧肉,糖醋里脊,东坡肉和水晶肘子。脸上笑意满满的,对着外面开口:“你和那个什么富二代怎么样了!”

莫离哀嚎一声直接倒在了沙发上:“你个乌鸦嘴,都是你说的啦,分了!”

楚玺将菜端到桌上:“去洗手吃饭。”分了,多么意料之中的事情啊。

看着自己喜欢的饭菜,呜嗷一声就飘进了洗手间,她都多久没好好吃顿饭了。

楚玺将米饭盛出来的时候莫离已经大吃特吃了,他宠溺的将米饭放到她手里:“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你不是人啊!”莫离边吃边含糊不清的开口。

楚玺给她夹的菜直接放进了自己嘴里,咽下去才恨恨的开口:“莫离,你她丫就是一喂不熟的白眼狼!”

莫离才不管他怎么说自己,吃了个半饱的时候才有时间开口问:“你怎么知道那个富二代是假的。”这感情她也用了很多心的好不好。

“爷吃的盐比你耍过的爱情都多,赶紧吃饭!”他几年如一日的回答。

“你烦不烦人,是不是哥们,每次都是这么一句话!爱情又不是盐,能和你吃的盐比吗?”将菜全巴拉到自己身边,就不给他吃!

楚玺放下筷子,这个问题要好好讨论一下:“小肥皂,爷问你,你说谈恋爱是为了什么?”

“结婚!”边吃边回答。

吃货!楚玺在心里骂了一句,忒鄙视的看着她:“爷再问你结婚干什么?”

“上床睡觉生孩子,啊……你打我干嘛!”捂着被打的脑袋,瞪着愤怒的小眼神看着他。

“龌龊!”这次楚中校直接甩给她俩字,“结婚不就为了过日子吗?过日子不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吗?你听过不吃盐的甲状腺的,你听过不吃酱油醋的病的吗?所以这爱情和盐也差不多,都是你离不开的。”

苏莫离呆了,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哈!